搜索
上一页 1 下一页

院士医科大学校长:疫情暴露全科医生缺乏之痛,新医学教育改革迎来风口

36
发表时间:2020-10-20 13:43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温州10月19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剑平)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兼医学院院长陈国强在媒体上,多次呼吁对医学教育人才培养的方式进行反思。10月18日至19日,陈国强院士在2020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中外大学校长圆桌会、大健康论坛上,再次强调:“医学是强国的学科。”


微信图片_20210113134657.jpg

微信图片_20210113134704.jpg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剑平 摄

中国科学院院士、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王松灵认为,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中国临床医生救死扶伤的奉献精神和专业技术水平受到广泛赞誉。同时,这也暴露出了我国基层全科医学人才与高层次复合型医学人才匮乏,医学人才队伍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王松灵院士表示:“分析并审视制约我国医学人才培养的关键‘瓶颈’问题和体系结构问题,对落实健康中国战略,应对突发疫情长远布局尤为重要。”

基层全科医生作为患者进入医疗保健体系的第一接触者,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重大传染病防控中也承担着重要责任。据王松灵院士提供的数据,国内各类全科医生总数为30.9万人,不及临床医生总数的9%;发达国家全科医生数量普遍接近临床医生总数的30%,甚至达到50%以上。我国在岗的全科医生多为本科及以下学历,对疾病的诊治与防控能力不足。

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王松灵院士梳理归纳为,全科医生待遇低,岗位吸引力不足;基层全科医生人才严重缺乏,全科医生培养体系建设任重道远;学位体制多样复杂,其科学合理性亟待加强;医学学位教育与职业培训混淆,管理体制与机制职责不清,专业学位与行业培训衔接的层级划分不合理;医学教育体系的建设缺少配套经费支撑及激励机制等。

南方医科大学校长黎孟枫表示,目前,医学院校科技队伍的整体研究水平能力、有效学术体验以及研究文化和事业取向还不能适应医学教育改革发展的需要。来自天津医科大学的颜华校长认为,医学院校跨医学与教育两个学界,再加上现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各种新材料、新科技的出现,因此用传统模式培养一个医学生是不现实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温州医科大学校长李校堃说,中央前不久提出以“大国计、大民生、大学科、大专业”新定位推进医学教育改革创新发展。2020年临床医学博士专业学位授权单位均须设置麻醉、感染、重症、儿科学科,大幅度扩大麻醉、感染、重症、儿科研究生招生规模。在医学领域新建一批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提升基层医疗卫生行业职业吸引力,3年内推动医学院校普遍成立全科医学教学组织机构,加强面向全体医学生的全科医学教育,建设100个左右国家全科医学实践教学示范基地。

“重构临床医学知识结构体系,建立临床医学人才培养的支撑保障体系,加强培养复合型医学人才。”王松灵院士建议,遵循医学人才培养规律,科学合理布局医学人才培养结构体系,确保学位教育与职业培训科学回归,提高全科医学人才教育的吸引力和完善专科医师培训制度,以增强我国应急防控重大突发传染病的能力和水平。

中国科协党组书记、中国科学院院士怀进鹏说,人类正在经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各国科学家,特别是卫生健康领域的专家,要以团结、信任、合作汇聚起科学抗疫的蓬勃之力。

同时,要加强医学研究和人才培养,增强卫生健康创新能力。怀进鹏院士认为,疫情启示我们,要坚持以人为本,夯实保障人民健康的知识和人才储备,实现从以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促进为中心的转变,立足于早防、早控,智慧医疗等全方位全周期塑造国家医学创新能力,从源头上守护人类生命健康。


分享到: